柳陆六

杂食动物,花样爬墙。(佛系写手,更新随缘,热度皆空。若有评论,随时出嫁)

【瓶邪】同居三十题 下

*纯糖有!ooc有!刀片没有(✌🏻)
*我果然是个甜文作者(⁎⚈᷀᷁ᴗ⚈᷀᷁⁎)
*舍友说我写的充满了软色情...呃...毕竟作为一个未成年宝宝,我是拿不到驾照的...
*如果小天使觉得甜甜的有点喜欢请不要吝啬地给我一个小爱心~作者不高冷软萌易推倒欢迎花式勾搭!



16.出浴后的怦然心动
无论多少次吴邪都会对着张起灵洗完澡后身上奔腾怒发的麒麟看呆过去。
张起灵经验总结,这个时候色诱把吴邪拐上床多半是不会被拒绝的。但是不能过于频繁,次数用多了就不灵了。


17.庆祝某个纪念日
“呵呵。守门日快乐。”
“………”


18.接对方回家
“你老了。”
好久不见。
“走吧,”吴邪拉下袖子,遮住手上的伤疤,“我来接你回家。”


19.离家出走
“吴邪。”他听到对方清冷的声音带着一丝无措。
深吸一口气冷静下来,他皱了皱眉头,“小哥,我觉得我们还是先分开两天冷静一下,这样,我先去胖子那借住……唔唔嗯啊……”
瞎子说,媳妇儿生气的时候千万别让她回娘家,先用嘴封住亲晕了拉上床干一炮就好了。
张起灵听着觉得可行。


20.一个惊喜
张起灵经常觉得吴邪的存在就是这个世界给他最大的惊喜。


21.屋顶上看星星
某夜,文艺感突然爆棚的吴邪突发奇想地拉着张起灵上了自家别墅的小天台看星星。
“小哥我跟你说,其实沙漠里的星星最好看了。广袤无垠的暗夜和沙丘啊,微亮的星星就破碎迸溅地挂在漫长的黑夜中,像是九天银河煌煌流过……杭州虽然没有那么壮观,但估计也是能看到一些的。”
然而天公不作美,阴云阵阵遮盖了整片天空。吴邪执意要等,张起灵就只好把躺椅拿了上来,给他盖上被子搂着他陪他疯。
“睡会儿吧,出来了我叫你。”吴邪已经等得迷迷糊糊的了,他吻了吻对方的发旋搂得紧了些。
“…哼嗯,好…”
不知多久之后,吴邪猛地惊醒,穹顶一片漆黑,夜色正浓。
“小哥?”张起灵仍然睁着眼睛望着天空发呆,“抱歉啊……原本以为能让你看到的……”
“没关系,”张起灵温柔地低头吻住他的眼,“最美的星空,我已经看到了。”
吴邪眼里的光芒细碎明亮而温暖,盈满了张起灵的星光。
月亮突然放晴了。


22.一场飞来横祸
胖子打电话来哭诉最近巴乃犯了涝灾,大水淹坏了他种的庄稼。
“所以重点呢。”
胖子嘿嘿两声,“天真呐最近胖爷手头紧...”
吴邪认命地给他打钱。


23.讨论关于孩子的问题
“吴邪,你喜欢孩子吗?”
吴邪正在喝水,闻言呛了一下,笑道,“怎么,你还想给我生?”
“……”
“你生的我都喜欢。”
“跟我在一起...吴家就断后了,你后悔吗。”
吴邪叹了口气,上前搂住这个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的闷油瓶子,“小哥,吴家什么情况你也不是不知道。我们家已经不再适合有下一代了,所有的事情都应该在我身上终结。”
“……我遇上你,爱上你,卷进局里,在一起,这都不是你的责任,你不必觉得内疚。很多时候我都在想,这一切都是脱离汪家掌控,游离在阴谋之外的一个完全干净而纯洁的变数。这大概就是真正的命吧。”
“我很爱你,张起灵。所以我不后悔。”
以吻封缄。一切爱意都包含在了绵长而寂静的吻中,不必言语。


24.因恶劣天气被困在家里
对于这对宅夫而言,杭州淫雨霏霏阴雨绵绵的梅雨天气对他们的影响只是睡午觉的地方挪回了床上而已。


25.喝醉
别人喝高了都是宿醉后的头痛欲裂,吴邪喝高了醒来都是腰疼得像被大卡车碾碎了重装一样。所以吴邪已经戒酒好多年。


26.无伤大雅的小打小闹
言语和行动上欺负张起灵的后果都是在床上被折磨得死去活来连声求饶。作为一个奸商,吴邪在经历过三次之后就坚决不干这种杀敌一千自伤八百的傻事。


27.穿错衣服
吴邪表示对于张起灵那单一的连帽衫登山装和自己给他买的几套休闲装撑场子用的西服,能穿错的大概只有内裤和睡衣了。


28.一方受轻伤
吴邪捂着腰在床上哼哼唧唧半天起不来床,死活不愿意再搭理站在床边举着药膏哄他的不懂何为节制的电动小马达了。(嘿嘿嘿伤着哪儿了就不用我明说了吧..)


29.意外的求婚
“吴邪,你愿意入张家的族谱吗。”
“不愿意。”
“……为什么。”良久,张起灵的声音有些喑哑地从喉咙里哽出来。
“你们张家条条框框太烦人了,爷嫌膈应。”
“……”
“不过,让你入我吴家的族谱倒也不是不行,你看,我们吴家……”
“好。”
“……你说什么???”吴邪瞪大了眼睛惊疑地望向对方,“那你背后的张家怎么办?族长入赘这件事张海客那群人头一个来阻止吧,那到时候你……”
“什么都没有你重要。”

很久之后,吴邪想起这件事忍不住调笑道“小哥,你入了我吴家的族谱就是我吴家的人了,按古时候的规矩是要随夫姓的哦?那喊你什么呢?吴张氏?”
被扔上床的吃干抹净一顿惩罚之后吴邪意识迷蒙间恍惚听到张起灵在他耳边低声说了句什么。
“我是入赘,不是嫁人,所以不需要改姓的,吴邪。”
很可以,这波血亏。



30.滚床单
“嗯……慢一点小哥,你太快了。”
“等一下等一下,我好累啊。”
“对对对就是那里不要停。”
半天之后吴邪忿忿地抹了把汗从小花园走回开着空调的房子里,边给自己和张起灵倒了杯水边抱怨新买的滚筒洗衣机质量实在是太差了,害得他大热天还要跑到阳台里充当人形滚筒机亲手洗床单。




我发现小甜饼竟然不及《病》那么受欢迎啊,真是出乎我的意料...
学校有点忙,病没有时间写了,先把三十题放出来甜一下吧٩(๑ơలơ)۶♡

评论(2)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