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陆六

杂食动物,花样爬墙。(佛系写手,更新随缘,热度皆空。若有评论,随时出嫁)

【瓶邪】病(三)

*be预警 本章刀片预警
*ooc ooc ooc
*黎簇第一视角
*低估了自己的啰嗦程度…看来今天是写不完了,如果复习任务不重的话尽量在手机上更新,加入学校比较忙…就只能下周高考假再见嘞
*如果小天使们喜欢请不要吝啬地给我一个小心心~欢迎花式勾搭智障作者,作者不高冷犯傻爱卖萌٩(๑•◡-๑)۶



08

我觉得,吴老板,不太对劲。

自从一个星期前大张哥开始给他做饭以来,他的胃口看似好了不少——至少每天能在大张哥的盯梢下稍微增加一丢丢丢丢的(伸出刚剪完的指甲白)食量了,但是总的来说依然吃的很少,每每都是动几筷子,或者会给大张哥几分面子再多加一些,再雷打不动地咽一碗白粥就能完事儿。

其实我一直都不太理解他为什么这么热衷于吃白粥。像我这种人,白粥这种在嘴里淡得出鸟的东西从来都是我食谱上的黑名单。有一次我强忍住口水自作主张往那白粥里放了些大张哥煮出味儿的鸡汤,那天中午他直接就没碰碗。吓的我顶着大张哥杀人般的目光重新熬了一锅清粥啥都没放这才让这祖宗动动嘴皮子咽下去。

而且我发现他似乎是不太愿意吃东西的。昨天中午趁着我和大张哥收拾碗筷的功夫,我注意到他悄悄在吃什么药。而且半眯着眼睛皱着眉头似乎有些隐忍的样子,手还按着肚子,莫非是吃撑了弄了点健胃消食片?

他见我从厨房出来,放下手面上又恢复了常态。但手里的药瓶不知道被他悄无声息地藏到哪儿去了。



不对劲。我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趁着午饭我仔细观察了一下吴老板。意料之外的是他看上去又瘦了几分。不对头吧,照谁每天能多吃一些还不运动就自带减肥效果的,就算是再不喜欢吃强塞下去的东西只要不吐出来也不该瘦的那么快啊。

等等,吐出来。我心里一跳,盯着他的目光不自觉地有些沉了下去。



“看毛啊,爷虽然知道自己帅,但自觉没有掰弯直男的功力。”吴邪头也不抬地往嘴里扒着粥。不知道是不是我想多了,我总觉着他的背比平时要弯上些许。

我心里一惊,抬眼对上大张哥漆黑如墨的眼睛,里头果然有几丝不满。

行行行就准你男人看你小爷我颜值低配不上看您那出水芙蓉弱冠人的俊脸!我心里翻了个巨大的白眼开始享受大张哥妙得一绝的手艺。



应该是我想多了吧。有大张哥在,这蛇精病有什么风吹草动三长两短早该被当珍稀动物保护起来了。

再说,这蛇精犯起病来蹦跶的可欢了,怎么可能会生病呢。



照例洗完碗之后我又看见了大张哥给吴老板掖被角的场面。虽然嘴角抽搐了一下,但还是强忍着鸡皮疙瘩从他们身边减轻自己的存在感准备飘出店门。这一过我就发现了不对,大张哥坐在一侧一只手托着暖水袋给吴老板暖右手,我从吴老板左侧经过的时候,发现吴老板的左手半垂在贵妃椅下边,正好是大张哥视线的死角。手捏的死紧,青筋都暴出来了,在他那皮包骨似的手上越发显得触目尽心。

我心里咯噔一声,我操,吴老板每天这都装睡呢。再一想我的眉头就皱起来了,吴老板抗疼痛的级别已经到了让人难以理解的地步,他给自己往鼻腔滴费洛蒙都能面不改色,这得什么疼痛才能让他把手捏成这样啊。更何况他的警觉性我是见识过的,我往哪边来了他不可能察觉不到。但他没有把手藏起来,就说明疼痛已经让他到了无暇顾及我的地步。这显然已经不是吃撑了肚子不舒服这么简单了,我几乎已经能够肯定吴老板的身体出了什么问题。

这样想着,我抬眼望向了大张哥。惊讶地发现他眼里的情绪竟然萦绕着心疼和担忧。想想也对,吴老板现在已经瘦的跟个骨架子似的了,估计一拍就得散架,比我第一次见他还要严重。我十分怀疑他现在有没有一百一十斤,这个体重对于一个一米八一的汉子来说显然是十分不健康的。



离开铺子之后我脑海里一直回忆着最近老板的不对劲之处,越想心里越不踏实,想了想,还是掏出手机拨出了一个电话。




09

“天真!胖爷我来看你来了~”

昨个儿老板突然说想吃龙井虾仁,一大早我刚跟着大张哥捞完虾回来没多久就听见胖老板中气十足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虽然早有预料,但胖老板这速度真是让我吃了一惊。果然胖老板对吴邪这个兄弟十分在意,一听不对马上收拾了东西就从广西飞到了杭州。

大张哥手里动作一顿,我抬头有些不安地看向他,毕竟这事儿是我自己脑子一热自作主张捅出去的,万一大张哥介意,照他那战斗力我还是先想想怎么跪下求饶让他留我个全尸吧。好在大张哥也就看了我一眼,什么都没说继续处理那几条活蹦乱跳的小河虾,我明白他这是默认了。

收拾了心情,我装作一脸惊讶地走出厨房。



“胖子?你他娘的怎么突然来也不说一声,我好去接你啊。”吴老板显然有些意外,撑着身子从贵妃椅上坐起来,胸前的毯子滑至小腹。

“呵!你这小日子过的悠哉,你搁这儿晒太阳让咱小哥给你做饭!这不是看着你那鱼眼馋来了,突击一下尝尝咱张大厨的手艺。”

“我呸,”吴老板笑骂一声,“你一来,小哥做的那点菜还不够你塞牙缝呢吧。走走走,今儿先带你去楼外楼搓一顿,明儿再给你整点好的——小哥!”

大张哥面无表情的淡漠脸出现在我身后。

“今儿别忙活了,咱们出去吃。”



于是我们一行人就浩浩荡荡在隔壁楼外楼开了个包厢。

“嘿你说你个天真,心疼小哥也不是这么疼的吧,见色忘友呢?胖爷我怎么就能把你家小哥给吃累了!你这就不够义气了不是,你看小哥的厨艺肯定比这劳什子楼外楼强啊,你就这么打发胖爷我。”胖老板一手翻着菜单一边嘟嘟囔囔的跟老板抱怨。

“滚你娘的蛋,我跟小哥就纯洁的兄弟情。吃不吃吧你就,吃还塞不住你的嘴,不吃咱可走啦?”老板作势要抽走菜单的样子。

“诶诶诶诶放下,放下,”胖老板陪着笑按住他的手,摸着他的手骨眉头微跳,但是很快又恢复了那副不正经的调笑样,“这是干啥呢,怎么地也得让胖爷我吃饱了不是。——哎,这个这个,这个这个这个…………还有那什么叫花鸡,东坡肉,西湖醋鱼龙井虾仁全都给咱上一份,再要四碗米饭。”

虽然不是第一次见识胖老板的能吃,但看着他这豪迈的点法,还真是不给老板省钱。我转头看了眼老板,只见他指尖夹着根烟,一手抚着额,一幅无奈又纵容的表情。我心说幸好老板家底丰厚,要照他这种吃法,要这顿说让我请客我马上借口上厕所跑路去咯。

显然给我们点单的小妹儿也有些目瞪口呆,重复了一遍菜名欲言又止,最后还是鼓起勇气问了一句,“您确定点这些吗?”

“米饭上三碗,剩下一份换白粥。”老板吩咐道。

“诶这可不行,”胖老板赶紧阻止,“你看你现在瘦成什么样儿了都,想跟粽子比身材呢是不?还吃白粥呢?折腾啥也不能折腾自己的肚子呢不是!就四碗米饭,谢谢啊。”

老板还想说些什么,胖老板一掌拍上他的肩,给老板拍的一激灵,闷声咳嗽两声,“你这可不行啊天真,胖爷来陪你吃饭你敢喝白粥,那淡不拉唧的东西胖爷看着就倒胃口,你要点白粥这饭咱可就没法儿吃了啊。”

老板犹豫了一会儿苦笑两声,说要去厕所放个水离了席。



他一走,桌上的气氛陡然一变。胖老板的脸色沉了下来,眉头皱得死紧“怎么回事儿,一个月不见这人怎么瘦成这样了就?”

“他最近…吃的很少,”大张哥慢慢道,“不管我做什么都只是吃一点点,像是吃不太下。”

“嗯…老板有时候还会肚子疼。”我道。

胖老板低低骂了一声,说“他娘的,这几年天真那家伙折腾得有点过,身体怕是吃不太消了。待会儿我可得想个法子忽悠他去医院做个全身检查。”

我看大张哥眼神明显暗了暗,抿紧了嘴巴没说话。我明白他大抵是觉得愧疚了,把老板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责任全部记在了自己头上。我也没立场劝什么,索性就闭嘴当哑巴。

胖老板还想说什么,立刻就被大张哥按住了手,只见他眼神向门边一瞟,胖老板瞬间心领神会闭上了嘴。

门应声而开。



“怎么呢这是,全在这装哑巴呀。胖子你想cos小哥可不行啊,小哥可没你这身神膘护体。”老板笑了笑走进室内。

“呵!小哥那身功夫胖爷我学不来,还不准我自带防御系统啊。”胖老板顺势开始插科打诨。气氛看似恢复了热闹,我心里的不安却越来越重,直觉要出什么事。








黎簇眉头一皱,觉得事情并不简单(写的时候满脑子都是表情包嘻嘻

评论(15)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