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陆六

杂食动物,花样爬墙。(佛系写手,更新随缘,热度皆空。若有评论,随时出嫁)

【瓶邪】同居三十题 上

*ooc有!
*温馨向有!
*有几条刹车痕
*纯糖无虐(至少 上 是的)
*送给所有在《病》里吃到刀片的小天使们 哎呀我都佩服自己的高产了 请叫我高产帝 快来表扬我啊
*作者不高冷易推倒爱卖萌,欢迎小天使们来勾搭我~




01.相拥入眠
因为吸了太多费洛蒙导致体质越来越趋向于蛇的吴邪愈发的怕冷,一床被子一室暖气都止不住他的瑟瑟发抖之后张起灵干脆直接变身人形空调抱着吴邪睡觉。
嗯,吴邪再也没有晚上被冷醒过了。虽然他把一切都归功于因为抱着睡所以身上压了两床被子的缘故。


02.一同外出购物
“张起灵你给我把压缩饼干和安全套放回去!!!”


03.半夜一起看恐怖电影
某天晚上睡不着的吴邪突发奇想要看电影。然而家里只剩恐怖电影了。
一个小时后…
“这女鬼还不如禁婆吓人呢,我有点困了,咱们睡觉去?”
“依你。”


04.一方的起床气
起床气对于张起灵这种每天五点准时起床绕西湖跑圈的人来说大概是不存在的。而每天在小笼包的诱人香气和张起灵的早安吻中被晒醒的吴小佛爷觉得自己大概就算有天大的气都撒不出来。
当然,被拉着做晨间运动的时候还是会有点小脾气。


05.做饭
吴邪这些年把肠胃折腾坏了,嘴巴特别挑。不是张起灵做的一律不吃,楼外楼都撬不开他那张金嘴。(请客除外)


06.大扫除
吴邪擦了擦额前的汗,拿下头上的厨娘帽拨了拨头发拖沓着步子跺进房间,“小哥书房的杂物你收拾好了…没…”
张起灵坐在地上拿着他的笔记本默默抬起头,抿了抿唇,眼底心疼不加掩饰。
“…”
张起灵站起来环住他,吻了吻他脖子上那条淡粉色的疤痕和手臂,窝在他颈间闷声道,“不会再让你受伤。”
吴邪无奈地抬手给这个大型猫科动物顺了顺毛,眯了眯眼睛,眸子里盈满柔情和爱意,“知道了。”


07.浏览过去的照片
“小哥啊小哥,你怎么就一点不显老呢。”吴邪握着那张闷油瓶子和三叔在西沙的合照感慨道,“你们张家这寿命简直了,等再过个十年我变成个糟老头子和你出门跟别人说你是我儿子都有人信,说你比我爷爷还大,骗谁呢。”
“而且…小哥,”吴邪犹豫了一下,慢慢道,“我这个样子肯定是比你先走的,到时候你…”
“吴邪。”张起灵静静的看着他,“我按张家的寿命算已至中年,余生大抵也就四十年了。”
他拨开自己的鬓角把头凑到吴邪眼前。几根白发赫然印入眼帘。
“我可以陪你一起变老。”


08.吐槽对方的生活习惯
“张起灵说好的一周三次不能更多了呢你个大屁眼子?!”
“你多吃一点饭就守信。”


09.相隔两地的电话
香港张家貌似出了点事情需要族长回去镇场子。自从三天前张海客屁颠屁颠来杭州把张起灵拐跑之后吴邪消失许久的蛇精病开始发作,一时间暴躁值到达了顶端。
一个未知电话打进了他的私人手机,这个号码除了小花胖子等一挂过命的兄弟基本没人知道。他想了想还是强忍着烦躁没有挂断。
“喂?!”
对面没有声音传来。
他骂了声操,爆脾气几乎压制不住,“说话!没屁事老子挂了啊!”
“吴邪,”电话那头是一个淡漠清冷的声音,夹杂着丝许柔情,“…我想你了。”
一瞬间吴邪几天积攒下来的火气消失殆尽。
“…嗯。”唇边泛起淡淡的笑意,“我也是,小哥。”


10.早安吻
虽然吴邪表示早安吻能很好的压制住他的起床气没错,但并不表示他喜欢擦枪走火附赠的晨间运动。


11.替对方挑衣服
张起灵刚搬进吴邪家里的时候,吴邪对一拉开衣柜满柜子的黑色工字背心和连帽衫表示目瞪口呆,然后决定拉着他出去买衣服。
小佛爷家底雄厚没毛病,然而架不住男朋友是个衣架子,每换一套衣服出来总能听到躲在一边各种围观的小姑娘夸张的抽气声。
“回去换掉。”吴邪冷着脸对茫然的张起灵道,等对方听话地走回试衣间之后掏出银行卡给收银员,“刚刚试过的那几套全部包下来。”
靠,长这么帅干嘛,你只能是我的。


12.讨论关于宠物的话题
“吴邪。”
“嗯?”他躺在沙发上,怀里抱着小满哥懒洋洋地应声。
张起灵盯着恋人怀里同样懒洋洋悠哉悠哉的黑背,眼里的冷漠不加掩饰。“明天把小满哥送回狗场住几天吧。”
吴邪闻言一顿,抬起头望着满眼醋味和不满的张起灵轻笑出声,揉了揉怀里小祖宗的毛,“听你的吧。”
小满哥:“…汪汪!”吴邪你就这样对待你的四叔吗说好的敬重长辈呢???


13.一方卧病在床
吴邪早年吸入的一部分蛇毒还残余在体内没清干净。某天晚上睡到一半开始浑身发冷流鼻血说梦话,不停嚷嚷着小哥别走,一会儿又成了别拦着我我要去长白山接他,怎么都醒不过来。
张起灵死死搂住怀里发抖的爱人,这是他唯一对他的梦境感到无可奈何的地方。
“我在,吴邪,我在。”
“我回家了。”
良久之后,吴邪摆脱梦魇,沉沉睡去。
张起灵沉默着拿了条湿毛巾仔细擦干他脸上肆意横流的鼻血,在他唇边轻轻落下一个吻。
“我爱你。”


14.午睡
两个退休的老男人日子愈发的清闲。每天中午吃完饭就会搬一张双人型的特制躺椅,找个有阳光直射的地方晒着太阳相拥而眠。


15.帮对方吹头发
自从第一次吴邪坐在床边拿着吹风机帮只围着一条浴巾就出来的张起灵吹头发然后莫名其妙地被压倒吃干抹净之后他就再也不敢把吹风机放在卧室了。
然并卵,沙发阳台餐桌浴室洗漱台……
嘻嘻。









相信我啊我其实是个甜文作者呢qwq(真诚脸

评论(13)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