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陆六

杂食动物,花样爬墙。(佛系写手,更新随缘,热度皆空。若有评论,随时出嫁)

【瓶邪】病(二)

*be预警 糖里有刀
*黎簇第一视角
*ooc ooc ooc
*看在我这么勤劳的份上真的没有小天使用评论砸我一下或者找我唠嗑唠嗑剧情吗(委屈脸
不出意外四篇内一定完结。不过介于我明天就要返校了,假如明天写不完就只能下周再见了……




05

很显然吴老板也没料到大张哥居然还能点亮做饭这项技能。他狐疑地盯了大佬一会儿,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又咽了回去,最后眉眼弯弯笑了出来。“我想吃什么你都给做吗?”
我猜他一开始是想说你在跟我开玩笑,但是碍于大张哥那性子估摸着是认真的才咽了回去。

“嗯。”大张哥应得面不改色,“你喜欢吃什么?”
我真切地希望大张哥不是一时逞面子才应下来……

“小哥我也不为难你,这样吧,咱先从简单的做起——西湖醋鱼怎么样?”吴老板饶有兴趣地倚着墙抱胸而立,大约是没见过大张哥出丑,一下就来猛的想炸个一波。没想到大张哥点点头,回过头继续拿着碗筷开始吃鱼了。吴老板挑了挑眉,飘回铺子外头找了个阳光充足的地儿给自个儿挪了个窝整个身子又瘫进贵妃椅里半眯着眼睛就要睡过去。我趁着他还没入睡赶紧出声,开玩笑,打扰蛇精冬眠分分钟会死人的。

“…那,吴老板,我明天…”
“明儿开始你就不用给我送饭了。”吴老板眼睛都没睁,声线慵懒,还没等我窃喜又在我心上用力插了把刀“明天你跟着小哥买鱼去吧。”


吴邪我日你血妈。



06

洗好碗准备离开铺子的时候正好看见大张哥从房间里拿了条厚厚的毯子出来。
难道大张哥跟吴老板一样都怕冷?!我怎么听说张家人能自己调体温呢?大张哥身上现在可就套了一件深蓝色的连帽衫,他冷怎么不加件衣服?

大约是早年太过作践自己吸入过多费洛蒙的缘故,吴邪变得十分畏寒。本来去年接人的时候还没那么严重的——据胖老板说他在山上还能光着身子斗仙蜕——但是大半年后他回来,往往盖一床棉被一张毯子都嫌冷,杭州一南方城市他春天开个暖气。除了每天穿衣服碍于对外的形象不会把自己裹成个球,成天在阳光下晒太阳就是一个很好的证据。
嘿,说不定他的衣服里贴满了暖宝宝呢。我真是要为自己的机智点一个赞。

然后我眼睁睁地看见大张哥弯下身子轻手轻脚地把毯子盖在吴邪身上,看着他坐在贵妃椅边上静静地守着吴邪一动不动,看着他托着吴邪裸露在外的一只手往里垫上一只小黄鸡暖水袋,看着他……
我靠他往我这瞥了一眼!我抖了一个激灵撒腿就跑!

呵呵。原来如此。我什么都明白了。
亏我一直觉得吴老板虽然蛇精兮兮但还是十分重情重义信守承诺的。为兄弟两肋插刀与汪汪叫斗智斗勇折磨自己十年果然不是简单的兄弟情,原来是冲冠一怒为蓝颜。
我说我最近怎么总是闻到一阵奇酸无比的气味。
原来是一股子恋爱狗的酸臭味。



07

我最近睡眠严重不足。
别问我为什么。

呵呵。我就知道吴邪那个老蛇精病不会放过我。说是让我陪大张哥去买菜,谁他妈能想到大张哥做就要做最好的,嫌弃菜市场里的鱼不够鲜嫩,大清早四点跑到西湖边上去钓鱼?!等天色泛白老头老太太开始晨练才收拾走人不说,他还带着我走遍杭州去找几个稀奇古怪连名字都没听说过的配料。

我以为熬上一天等第二天吴邪换道菜就好了,没想到吴邪看着我脸上两个跟熊猫似的黑眼圈哈哈大笑,决定一连三天全都吃西湖醋鱼。
妈的我以后再也不喜欢钓鱼了好吗。

不过不得不说的是,大张哥的手艺竟然一绝。楼外楼的西湖醋鱼和张起灵牌西湖醋鱼比起来还要逊色几分。肉质鲜嫩,入口即化。佐料清淡不呛味儿,比起楼外楼还少了几分味精的突兀,多了几分鱼味的清香。鱼腥味被他带我跑遍杭州找的那几味配料压制得恰到好处。熬制出的酱汁香味馋得让人崩溃,连吴老板那早就宣告罢工的鼻子都闻到几分诱人香气。

碗筷摆上桌时我的口水几乎漫湿了整间铺子。吴老板面色鄙夷地看了我几眼最终还是允许我留下来一饱口福。于是我在心里默默原谅了他对我惨无人道的压榨行为。
这才不叫没骨气。没听过民无食不立民以食为天鸟为财死人为食亡吗!

等到大张哥最后掀开食盖,卖相一流味道勾魂的醋鱼在我眼前缓缓露面的时候我的脑子里已经一片空白。被酱汁均匀浇盖而一片金黄的鱼身,细如粉泥的蒜蓉和青翠欲滴的葱花,在我眼前如同一片闪闪发光的金矿一般。我近乎虔诚地拿起筷子伸向醋鱼,满脑子都是我操玉俑算什么啊明器算什么啊长生算什么啊终极算个屁啊这条鱼吃上一块我就此生无憾了苏万啊苏万不是兄弟我不义气实在是你没有这个福气啊……
然后“啪”的一声,我的筷子被眼疾手快的吴邪打落在地。
我抬头,像第一次他闯进我家按住我的背时那样对他怒目而视,眼里已经闪烁着仇恨的光芒。他看着我的样子,眼底似乎流转过一丝恍惚——但很快就消失不见,我甚至怀疑那是我的错觉——然后换上一如既往的鄙夷道,“这儿哪轮得上你第一个动筷子?”
好吧。是我理亏。我满怀着怨念用最快的速度冲回厨房重新拿了一双筷子,心道这个资本主义的毒瘤是人民的公敌,我再也不能轻易为一桌鱼折腰了。打死我都不能原谅这个蛇精病。


等我用百米冲刺回到餐桌的时候,他们竟然还没动筷子。吴邪定定地望着大张哥,眸底流转的光晦涩不已。大张哥也沉静地凝望回去,两个人就放着一桌人间绝味上演爱的凝望。
艹,蛇精病就是蛇精病。蛇精病难道面对美食的时候一点都不饿吗!

或许是我望向醋鱼那饥渴的眼神太过浓烈,好半天吴邪终于收回了视线,掏出手机卡嚓对着醋鱼拍了张照。不愧是当过摄影师的人,借了个高逆光把鱼拍得愈发诱人,也不p图直接传上了朋友圈,配字“张家的训练还带点亮大厨技能,吴某佩服”,引得一大群人在底下鬼哭狼嚎指责他报复社会顺带震掉一大群人的下巴。我心说大张哥的神坛形象估计就要慢慢坠落了,一边掏出手机点了个赞顺便评论拉一波仇恨道我也吃到了味道一绝balabala……
屁。再不吃老子就要动手了!


在我热切的注视之下,吴老板的筷子终于晃晃悠悠伸向了鱼腹那块最鲜肥嫩滑的部位,配着一勺清粥咽下腹。只见他眉头一挑,又是几勺清粥入口,却没见他往醋鱼伸第二筷子。
大张哥的眼神沉了沉,我心说不能吧,卖相那么好闻起来还香的让人几欲发疯难不成还是逃不过黑暗料理的结局?我壮了壮胆子无视大张哥对吴邪持续发射的爱的凝视向醋鱼颤颤巍巍伸了一筷子,刚一入嘴几乎就热泪盈眶了,疯狂的扒了几口饭继续向醋鱼进攻。怪不得一口鱼吴邪要就着几口粥,这鲜美这滋味要是不吃饭能把自己的舌头给鲜没咯!
吴老板嘴角挂着明晃晃的戏笑向醋鱼铲了第二筷子,大张哥的眼色终于趋向升温。

虽说这鱼在我眼里乃人间一绝,但老板仍然只是夹了三筷子,就着一碗清粥细嚼慢咽地解决了午饭。他撂下瓷碗的一瞬间,我注意到大张哥手上动作一顿。
“……吴邪,鱼不合你胃口吗。”大张哥眼里透露出了少有的迷茫和失落。
“没有,”老板眨了眨眼睛,真诚地摇了摇头“很好吃,我很喜欢。”
“喜欢为什么不多吃一点。”大张哥眼里居然盈着几分委屈和落寞,惊得我刚夹起的一筷子鱼又掉回了碗里。
拗不过难得一见泛着委屈的大张哥,老板浅浅叹了口气,认命地拿着他那拳头大的小瓷碗踱去厨房又盛了三分之一碗(实际估计还没我手掌厚)清粥多夹了两筷子鱼。
看着他的背影,大张哥竟然嘴角微提一丝细微的弧度,依稀是一个浅淡的微笑。


暴击……
我被震在了原地……
恍惚中,我算是终于明白了何谓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
好一个眉目如画…姿容胜雪的翩翩公子……


没等我花痴多久,又是一记爆栗弹在我英俊的脑门上。一抬眼,可不是一脸不爽的蛇精吴嘛。
至于吗,我不就盯着你男人犯了会儿花痴又没强吻他。我翻了个白眼揉了揉头,心说汪家都削掉小爷一块脑骨了,你还想把我脑门也给弹凹咯。



直到我被麻溜儿打包扔出铺子外好一会儿才迷迷瞪瞪反应过来,人张老大的委屈模样根本就是为了哄媳妇儿吃饭装出来的,还得附带色诱技能。
这年头,哄媳妇儿是项技术活儿啊。呵呵。
影帝·张,世界欠你一座奥斯卡。







别看这章全是糖啊,按作者这尿性一定全是刀滚糖……
如果喜欢就不要吝啬你们的小爱心嘛~爱就要大声说出来(误

评论(14)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