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陆六

杂食动物,花样爬墙。(佛系写手,更新随缘,热度皆空。若有评论,随时出嫁)

【周叶】如何饲养一只周泽楷 01

*最近过上了云吸猫的日子 想让修修吸一吸小周

*长短随缘 想哪写哪 重度ooc 有私设

  

》》》-01


  周泽楷像以往的每个普通清晨一样,踏着生物钟悠悠转醒。


  清晨人刚刚睁眼的时候总是比较迷糊的,经过一晚上关机休眠,此时的大脑基本还处于正在开机的状态。这时候无论做什么都是一个下意识地动作,而周泽楷就如同千千万万个刚起床的时刻一样,翻了个身,下意识去摸放在枕边的手机,打算摁亮屏幕看一眼时间,然后准备起床晨练。


  他闭着眼伸手捞了一把,没捞着。又伸长了胳膊去摸。


  然后瞬间就清醒了。


  因为他发现这压根不是他的房间。


  


  刚意识到这个问题的时候,他险些吓蹦起来。刚睁开的眼睛迅速闭上了,强制启动大脑完成开机,开始仔细回忆前一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前天是第十一赛季的总决赛,没了叶修强势的争夺,轮回不出意料地捧回了总冠军的奖杯,顺利完成了三冠成就。他清晰地记得,经理给他们每个人发了个大红包,然后他们就收拾好行李各回各家开始夏休期了。


  虽然夺冠当晚他们出去聚餐的时候,作为赛季MVP选手,他被强灌了几杯酒,但记忆中也没有醉得很厉害,不至于到了断片的地步。而且第二天回家的记忆还很清晰,周父周母恰好报了个旅行团要到国外旅游一个月,因此他和父母匆匆吃了顿午饭,就送爸妈去机场了。睡前收到了平安落地的信息,他就一如既往地把手机放在一边睡着了。


  可是现在……


  房间肯定不是他的房间了,他房间的床还是上中学时家里刚搬家那会儿买的,为了迎合他长身体的阶段需求,特地买的硬板床,而不像身下这张一样,柔软得很,躺下了就不想爬起来了;周泽楷比常人发育得稍晚一些,买床的时候没考虑到日后个子会疯长,腿长到伸直了床装不太下的地步,等到了该换床的时候,他又已经住进了轮回的宿舍,这事就一直搁置了下来。可周泽楷现在闭着眼感受了一下,腿是舒展的状态,整个人简直不要太舒服。


  最让他惊到连呆毛都耸立的是,房间内还有一道陌生而平稳的呼吸,轻柔地扫在他头顶。


  周泽楷心跳如鼓,心理活动丰富得像刷屏的弹幕,还是加粗惊叹号版的哲学问题升级版:我在哪?床上的人是谁?昨晚发生了什么?我现在该不该睁眼看看???


  周泽楷闭着眼睛僵直着身子小心翼翼地动了动,发现头顶上温热的呼吸依旧平缓而绵长,似乎暂时还没有清醒的迹象,便悄悄地、颤颤巍巍地把眼睛眨开了一条微微的缝,薄薄的眼皮不受控制地轻轻颤抖着,像个刚弹出脑袋观察世界的小乌龟。


  入目的是一堵墙,看来那人是躺在他身后了。给自己做足了心理暗示,鼓足了勇气,决定先掀开被子坐起来,至少搞清楚情况再作打算。


  他略略弓起手,准备挣开稍感厚重的被子,竟然没有挣开。眨眨眼,用力推开——


  然后彻底傻了。


  这是一只猫爪子。


  


  叶修悠悠转醒,就看见一团橘黄色的可疑生物团成一团背对着缩在他身边。


  叶修:“……?”


  定睛一看,是一只小奶猫,大概刚断奶的样子,毛是橘色的,呆呆地举着一只前爪,看上去是在发愣。


  叶修挑了挑眉,撑着胳膊坐起来。小橘猫大概是听到了身后的动静,整个猫身僵住了,似乎非常紧张,全身的毛都不由自主地炸了起来。


  一不做二不休,叶修很干脆地大手一捞,把小奶猫举到跟前,打量了它一会儿,伸出一只白皙细长的手指戳了戳它的鼻子:“小东西,你怎么会在我床上?”


  小橘猫呆愣愣地望着他的脸,被他戳得皱了皱鼻头,小声打出一个喷嚏。


  叶修眨了眨眼,伸长了胳膊去掏空调遥控器,麻溜地把空调关了,丝毫没有自己才是害小橘猫打喷嚏的罪魁祸首的自觉。


  叶修放下小奶团子,伸了个大大的懒腰。 身上穿的T恤短了些,露出一截白花花的小肚子。窗帘没拉上,阳光明晃晃地射进屋内,这会儿恰好照在他的肚子上,晃了周泽楷的眼。


  是…是前辈的房间,周泽楷只觉得如果自己还是人脸,怕是整个都红透了。他呆呆地低下头去,开始想自己为什么一觉醒来就到了前辈的房间,还成了一只猫。


  但这注定是个没有答案的问题了。周泽楷左想右想就是想不通,太匪夷所思了吧,一觉醒来就和暗恋的前辈同床共枕了……虽然形态比较奇怪……


  还能变回去吗?夏休期结束要是变不回去,轮回怎么办?爸妈那边怎么交代?……


  前辈会收留一个来路不明的小野猫吗?会把我赶出去吗?轮回队长会从此成为一个到处翻垃圾桶吃居无定所的流浪猫吗?……


  


  周泽楷垂着圆滚滚的小脑袋愁眉苦脸的时候,叶修已经快速洗漱好了。出了卫生间的门一看,橘色的奶团子还是认错一样的姿势,前爪堪堪撑着被子,后半身坐着,尾巴铺在床上,尾尖还时不时抖动一下。


  叶修乐了,走到床边伸手摸了摸小橘猫的头。看着小奶团子惊慌失措地抬起头,一双惊恐的大眼睛傻傻地盯着自己,十分可爱。他手上动作不停,从头顶顺溜往下摸到尾巴,小团子似乎被他摸得十分舒服,葡萄大的眼睛都眯了一半,前肢默默趴下了,小小的脑袋搭在洁白又软乎乎的肉垫上,突然又睁大眼睛,满眼水汪汪地看着他,尾巴讨好地圈住他的小臂,却只是虚虚的,不敢完全碰到他。整个猫就是“我在卖萌”四个大字。


  叶修好笑地撸了撸它的下巴,饶有趣味地逗它道:“怎么?怕我不养你啊?”


  “……”


  小橘团子眸光里带着委屈看了他一眼,默默低下了头。


  叶修:“……”


  突然好有罪恶感是怎么回事??


  他装得跟有真事儿似的咳了一声,摸了摸鼻子,托住猫咪的小屁股往怀里一塞,悠悠哉哉地溜达去饭厅:“先吃早饭吧。”


  


  等周泽楷被安放在桌上趴好了,他才脱离开被叶修抱在怀里的极致快乐感,勉强回过味儿来,瞬间就惊恐了。


  吃饭?怎么吃??什么姿势???趴着吃????没有筷子!没有勺子!!用舌头舔!!!


  更可怕的是,他听见叶修对着打开的冰箱喃喃道:“怎么办啊,这太突然了,没买猫粮啊。”


  叶修掏出新买的手机,有点别扭地打开搜索引擎,查了查小猫能吃什么,摸摸它的头:“委屈你一顿了,先随我凑活着吃点儿,等会儿下楼给你买猫粮哈!”


  晴天霹雳。


  周泽楷整只猫都萎靡了,顿时觉得猫生惨淡,日子过不下去了。


  





评论(7)

热度(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