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陆六

杂食动物,花样爬墙。(佛系写手,更新随缘,热度皆空。若有评论,随时出嫁)

【喻黄】黄少天撩汉语(sao)录(hua)集


*复健产物 重度ooc预警
*喻队18岁生日快乐~

side A

喻文州觉得黄少天最近有点不对劲。

训练间隙休息时总是抱着手机叽叽咕咕不知道在吐槽什么还一边傻笑不说,靠近他的时候还一反常态地迅速倒扣不让他看到页面,问他在干什么也被支支吾吾搪塞过去。

喻文州面上是一贯的温柔体贴云淡风轻,内心千万句mmp弹幕式螺旋滚动,早晨睡醒没来得及压下去的呆毛都被仅有主人可见的盘旋成实体的巨大怨气压得耷拉下去几分。

他委委屈屈地窝回座位,将椅子微微侧过,扭向余光能瞟到黄少天的角度,拿起万年不变的战术记录小本子当挡箭牌假装低头勾勾画画,实际上目光早就顺承主人的心思轻飘飘落在不远处抱着手机笑成傻子的人身上。

这天G市是大晴天,刚入春的天气里温度正好,开了暖气倒也不冷不热。但总归是南方城市,只要没上20℃总是透着一股子冷湿劲儿,正好蓝雨的训练室朝向又好,正冲着太阳的方位,他们索性也就把大窗帘全部拉开,大大方方地接受晨光的洗礼。光线携着冬季特有的温度,暖洋洋地落在人身上,穿透羽绒服融进骨头里,静下来的时候甚至能听到“滋滋”交融的清响。天气好的话午休时候他们也会悄悄溜进训练室里午睡——效果简直比在宿舍里开足了暖气还好——人打心里都是向往光的,除了睡觉实在受不得一丝亮的,淌着阳光拢着温暖睡幸福感简直爆棚。

而此时早上刚过半,正处在早晨向上午过渡的时间,日轮慢慢爬到半空,光线失去了建筑物的遮挡,又有将散未散的薄雾将它拢起来,影影绰绰地露个脸,光线便不如清晨时那般若隐若现,也不似正午的强势侵略,堪称是温和地飘向大地,扑了人满怀。

黄少天右手边就是大大的落地窗。日晷温和的铺在他身上,笼罩成一层淡淡的、微弱的光。在那光影下他脸上细细的绒毛都分毫毕现,斜飞入鬓的剑眉也失去了日常的侵略性,变得柔和起来。他的鼻梁高挺,因为视力良好不戴眼镜,也没有压出近视者特有的驼峰,线条利落又干脆,和主人的性格一样。长而卷翘的睫毛随着每一次眨眼轻颤,眸光沉静。他整个人倒映在喻文州的眼睛里,平白被柔化出一股“静好”的味道,让人心里无数的聒噪和繁琐沉到湖底里去了。

黄少天和静好能扯上边?
算了吧。黄少天这三个字大概生来就和所有带“静”的名词相克。

喻文州看着黄少天盯着手机莫名其妙笑得抖成筛子的身影和微红的脸颊,心里刚升腾起来的几分美好瞬间消失殆尽。刚沉底的烦躁像刚煮开的沸水一样“咕噜咕噜”冒着泡卷土重来,一个可怕的想法随着气泡涌出水面,把他素来缜密的思维炸成一片盘古开天地前的混沌——

“我辛辛苦苦养了十年的猪不会被野白菜拱了吧。”

喻文州呼吸一滞,盯着脸上染着薄红的黄少天缓缓皱起了眉。


side B

黄少天看着对方发来的一大串文字,在心里默念了一遍,忍不住抖了一下,手腕内侧起了一圈鸡皮疙瘩。

“什么啊什么啊什么啊这什么鬼!你摸着良心说你真的不是耍我的吗你自己念一遍看看你说不说的出口啊!!”
他脸色微红,皱着眉头却压不住嘴角的傻笑大爆手速。

对方很干脆的回了一段语音。他慌慌张张地翻出自己的耳机,又解了半天缠成一团的耳机线——所以说耳机线最讨厌了,等有假了一定要和队长一起去买个无线耳机。

“……啊啊啊啊啊啊我还是念不出口啊好羞耻好害羞我鸡皮疙瘩都起了一身啊有没有没那么慎人的啊你们女生都喜欢听这么肉麻的句子吗????”

对面没有回音,估计去给他这个事儿精找东西去了。

他等了一会儿,突然感受到了肠胃对他的恶意。他捂着肚子站起来,喻文州马上就发现了他的不妥。

“少天又吃坏肚子了?”喻文州眉头轻皱站起来给他找药倒水,语气温和却略带责备,“好好吃食堂的饭,尽量少吃外卖。每年换季都要闹一次肚子的,怎么还记不住疼。”

黄少天委屈巴巴地窝到大沙发上,眼光湿漉漉的,像一只被主人训斥过的哈士奇,“...可是昨天食堂真的不好吃啊队长你怎么忍心看我吃不好呢你看我吃不好就没力气还睡不好睡不好会没精神没精神就不能好好训练训练不好成绩就不好蓝雨少了本剑圣拿冠军就很困难了,如果饿死我你们就没有剑圣了。”

喻文州目光凉凉地看了他一眼,“然后这位吃饱了的剑圣蔫儿巴巴地窝在训练室的沙发里肚子痛?”

黄少天自知理亏,瘪着嘴不说话了。

没过多久,他肚子一阵翻腾,便一跃而起冲向卫生间。

人刚踏进去,就想起来手机还落在电脑桌上,便远远喊了喻文州一声让他帮忙递一下,自己神色痛苦地拿着门框不动弹。

不远处的白色桌子上,一个手机屏幕慢慢亮起来,发出“叮”的一声清响。


side A

喻文州大跨步走到黄少天桌上,恰好锁屏界面亮起,第六赛季和第十二赛季蓝雨夺冠时他和黄少天合照的拼图下方,一条新消息猝不及防跳进视线。

“我刚买了个很漂亮的打火机,听说很好用。,我想和你分享。那你能给我个机会点亮你的心吗?”

刚刚,来自——
戴妍琦。

喻文州心里狠狠一跳。
很好,野白菜出现了。
作为联盟出了名的温和有礼的绅士,辣手摧花不符合人设,那——

“喜欢吃酱腌大白菜吗,小、戴?”


side B

黄少天喜欢喻文州。

在他眼里,喻文州是世界上最好的人了。长相狠超联盟平均水平八条街,性格温柔体贴稳重大方;脑(xin)子(zang)好使荣耀公认,收入也远远高于大部分同龄男性。作为战队队长,关心队员,认真负责;抛开事业不谈,一手好厨艺也征服了黄少天的胃。这种上得赛场下得厨房的新时代好男人,怎么能错过呢?

早就说过黄少天在大部分生活中是一个干脆利落的人,等他想明白自己对喻文州那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占有欲以及喻文州是多么可遇不可求的二十四孝好男友后,他在浴室里一拍脑袋,冲干净手上的污浊,当即拍板决定不怂就追!

可是作为一个除了荣耀女神从未早恋过的纯情小处男,他对怎么追姑娘都一头雾水满脸茫然,更别提追一个优秀的直(?)男了。

他想到了联盟里最出名的腐女,戴妍琦。

在把自己的意思隐喻地和戴妍琦提了一下之后,他的qq界面被刷满了感叹号。

呵呵。全联盟最会刷屏的已经不是我了。

等她冷静下来之后,黄少天的qq被一堆g、v资源、耽'美里*番、纯爱小说轰炸了。水深火热的qq在黄少天的强烈控诉下终于得以片刻喘息 。

“你能不能发点实用的???我们队长还是个钢铁直男呢,告诉我怎么追比较直接好吗好吗好吗同学抓住重点好吗同志???”

于是戴妍琦给他发了一堆骚话合集的链接……

这就是困扰喻文州的全部内容了。

在他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教程、做了一个星期的心理建设后,黄少天决定让实践推动事物的发展。


side A

喻文州心情十分低落。

一想到自己辛辛苦苦养了十年的猪一朝被向来号称跨物种不可食用的野白菜拱了,他的心里就一阵抽痛。

总是说着最喜欢我的人不是你吗。
最了解你的人不是我吗。
喝大了就找我在哪的人不是你吗。
出了什么事你下意识依赖的人不是我吗。

明明半个月后就是二月十号,到时候我就会向你告白了,为什么你不能多等我一会?
为什么是现在?

可是他又忍不住问自己,你不也就是个普通队友,凭什么认为黄少天会轻易被你掰弯呢?

所有质问堵在胸口,像一口陈年积血郁结于怀,最终心火一焖,炖成一锅沉疴旧疾。

爱情里没有所谓的先来后到,更没有确切的对错界限。错过了的人也就错过了,从来没有回头路可以走。
它像是一个无解的函数,怎么算都没有正确答案能与之相对。

心里有怨气,却没处发。他只好把自己堵成一个膨胀的闷葫芦,越来越高的温度造成了蓝雨队长全身上下布满了低气压*。

即使错失深爱的人,他也不愿意伤害对方分毫。他最近必须减少和黄少天的接触,唯恐冒火的葫芦压强过大一不小心溜出的热气灼伤对方。


side B

“那个……队长,”黄少天头一次说话不利索了起来,他帅气的五官都纠结地皱在了一起,手指不由自主地想抓住什么,只好摸了摸鼻子,“我我我我我知道最近对面新开了一家游泳馆!要不我们一起去学游泳啊哈哈哈哈大冬天的冬泳增加抵抗力嘛咱们职业选手体力非常重要对吧你会不会游泳啊要不要我教你……”

喻文州有心躲开他,面上便挂上了一贯的温和表情,“谢谢少天,但是我会游泳,不麻烦你了。”

黄少天:“……”

完蛋!被拒绝了怎么接台词!
按套路来说,他提出带喻文州去游泳,对方答应了,他就可以顺势说“这样我们就可以一起堕入爱河了”,现在对方居然拒绝了,那怎么办!

“呃哈哈哈哈没关系没关系……”

他默默地回到房间,沮丧得一向朝气满满的脸都耷拉下来。

不不不!一次受挫就放弃不是本剑圣的风格!让我研究研究plan B,我就不信一天一个套路还能个个不中招?!

“队长队长,隔壁新开了家甜品店,我们一起去吃冰淇淋吧!”
“抱歉少天,我最近肠胃不太好,吃不了甜品了。”
“……噢。”

“队长队长,我请你吃奥利奥吧!”
“谢谢少天,我最近牙痛,不吃甜食了。”
“……”

“队长队长……”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烦!!!!!他完全不按套路出牌啊!!!!”
黄少天把自己扔在床上,抄起枕头蒙住脑袋在里面疯狂蹭动,等可怜的枕头被放开后,他的头发也不负众望地成了鸡的栖息地。

“……?”戴妍琦敲了一个简洁的符号。

“他总是拒绝我诶!我都怀疑他最近在冷落我!他以前不是这样的他以前很宠我的我提什么他都会跟我一起做的真是太心塞了本剑圣这么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美男子居然也会惨遭拒绝!……”

“可是明天就是他生日了,这是绝佳的机会!”

“怎么办……”

“这样,咱们明天不给他拒绝的机会,咱们攒个大招放出去,你听好,明天你就这样说……”


side A

“队长队长生日快乐!咱们认识已经十年啦,作为你最好的朋友,除去送你的礼物外,我还准备了一个额外的小秘密要告诉你哦,我是不是很够意思啊是不是是不是!来来来跟我来,既然是秘密就要到只有两个人的地方去……”

喻文州被黄少天扣着手腕拉着走,对方走在前面,所以他可以肆无忌惮地把目光落在交叠的双手上。大约是对方的温度太过称心,亦或者是他借着生日放纵自己短暂的沉沦,他没有不留痕迹地抽出自己的手,而是把这虚假的欢喜和不属于自己的幸福定格珍藏,掩在记忆深处,时不时拿出来细细品味。

黄少天不知什么时候停了下来,他抬起头的时候对方似乎有些紧张,两个人一时都没有说话,空气中的因子似乎都徒然变质。

“那什么,队长,悄悄告诉你,其实我有两个姓哦!”
黄少天似乎紧张得有点过头,说话简洁眼神乱飘不说,连鼻尖都微微冒汗。

“……”
这是什么鬼?
饶是淡然如喻文州,都被他胡说八道的本事震了一下,“?”

“队长,”对方的神色突然认真了起来,嘴上却还像在跑火车,“我大部分时间都姓黄,嗯……直到有一天,我遇到一个人。”

喻文州不由得站直了身体。

“唔,其实我想说,呃,遇到你之前,我姓黄。”
“像现在这样,跟你站在一起的时候,我和福尔康同姓。”

“队长,我喜欢你。”

喻文州定定地看了他几秒,眸光复杂。他忽然倾身向前。


side B

“真巧,那现在这一刻的我千百年前和少天是一家哦。”*

一个轻巧的吻落在他唇间。






后记(骚话语录):

“我们一起去吃冰淇淋吧!”
“好啊!”
“冰淇淋真甜,像你。如果你是冰淇淋 那我要当一个大太阳!”
“为什么呢?”
“这样我就可以把你融化啦!”

“我请你吃奥利奥好吗!”
“好啊。”
“太好了,这样我就可以泡你啦。”

*地理中,温度越高,气压越低,容易引起降水。物理中,温度越高,压强越大,气体膨胀容易爆炸。
*有说法是千百年前同姓的人都是一家。


神(zhu)助(dui)攻(you)小戴:委屈。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