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陆六

杂食动物,花样爬墙。(佛系写手,更新随缘,热度皆空。若有评论,随时出嫁)

【喻黄】打嗝

*梗源自于某天英语晚读我同桌突然开始莫名其妙打嗝不止收获了全班的关注
*下周月考 考前攒人品系列
*有私设 目前还没在一起 只差一层窗户纸
*广州以南太热啦 饮口糖水驱驱暑吗?

01

清晨的g市一如既往地在苏醒在氤氲着烧卖小笼包虾饺艇仔粥云吞面香气的早餐摊子里。不辜负北回归线以南的热带地区坐标,晨间播报里那个操着一口地道流利粤语的美女小姐姐一开口就是三十二度起底的最低气温。

热烈而明亮的日光毫不留情地跃进蓝雨食堂里,与室内源源不断输送着凉气的空调缠绵斗争。丝丝凉意与夏日骄阳特有的火热温度氤氲交融后形成一个舒适的温度。浅金色的晷景透过窗子蔓延在地面,映出满堂亮意。

是一个再稀疏平常不过的夏日。

直到黄少天狂灌三杯冰水依旧止不住地打嗝后,一切终于开始不寻常了起来。


02

“......”

“!!!!!”

“队长队长队长怎么办我打嗝停不下来了啊啊啊...嗝。”

蓝雨的一天,在黄少天充满虾仁烧卖味的嗝开始了。


03

郑轩一打开训练室的门就觉得今天不太对劲。

他环顾四周,发现一切照旧。天还是那样蓝,花儿还是那样红,喻文州的手速还是那样慢,黄少天还是那样喧嚣...

...诶,黄少天的喧嚣?

今天装着黄少天的蓝雨训练室,寂静无声。

郑轩眨了眨眼。突然出门打开走廊的窗户探头望去。

“今天依然是太阳东升西落的地球,为什么黄少天的垃圾话不见了?”

“滚滚滚滚滚今天本剑圣决定要当一个安静的美男...嗝。”

“...子。”

“...压力山大,原来除了地球爆炸这个宇宙还有横膈膜能拯救蓝雨的清净吗。”

“......滚吧阿轩,你再也不是本剑圣的...嗝。”

黄少天一脸冷漠。他决定维持安静如鸡的状态直到他莫名其妙的横膈膜痉挛结束。

他身旁挂着日常微笑的喻文州把目光从手机移到黄少天面无表情的脸上。晃了晃手机,柔和的白色屏幕上显示着搜索到的密密麻麻的止嗝偏方,“找了一些止嗝的方法,少天要试试吗?”

黄少天从他手中捏过手机,一条条仔细看了下去,“深呼吸憋气...”

黄少天深吸一口气,抬手打了一个太极起势的动作准备像武侠小说里的大侠一样运气,然后在双手正准备合上的时候,“嗝。”

郑轩倚着门笑得快岔气。

黄少天冷静地放弃运功,重新拿起喻文州的手机仔细搜索下一天能拯救他的偏方,“喝一大口水,然后分五口快速咽下去……还喝啊 嗝,刚才我都快喝吐了嗝...妈的队长帮我拿杯水,我就不信这个邪!!!”

喻文州很快倒了杯温水,用手背试了试温度后递给黄少天。黄少天打着嗝道了声谢后如同壮士赴死一般大义凛然地凝望杯子,把所有的希望寄托在它身上。在猛地喝进一大口水之后,他的腮帮子如同偷吃食物的小仓鼠一样鼓了起来,喉中囫囵不清地氤氲了些什么话,然后快速咽了两口。在第三口快要咽下去的时候,新一轮的痉挛卷土重来。

他整个人可见的猛然抽搐一下,强忍着喷出来的欲望强行咽了下去,在终于嘴巴彻底清空后疯狂的咳嗽,满脸通红。

喻文州心疼地揽住他拍着他的背给他顺气,“呛到了怎么不喷出来呢,忍着多难受啊。”

黄少天在他怀里咳的气息微弱,“...要是面朝郑轩我肯定就吐了。刚才我要是喷出来了可就会吐脏队长你的衣服了...嗝。”

郑轩表示非常愤怒:“喂喂喂还有没有兄弟情了啊。重色轻友啊黄少天,眼里只有你老公没有好兄弟啦。”

黄少天面色潮红地朝郑轩吼道:“喂喂喂胡说八道什么呢我和队长是纯洁的搭档关系老公你个头啊重色轻友个鬼!!!”

郑轩:“你刚刚说吐我不吐他!”

黄少天:“那是因为如果我吐脏了他的衣服到时候还是要我自己洗啊!嗝...”

郑轩目瞪口呆:“你还要帮他洗衣服?!没想到你是这么贤妻良母的黄少天!想当年你连袜子都要悄悄丢进我的衣娄里让我帮你洗掉你现在居然都能为别人洗衣服了?!”

黄少天一激动粤语语速就开始飙升:“啊啊啊啊啊青训营的时候明明是你老把脏外套丢进我桶里想让我弄混帮你...嗝,洗!幸好本剑圣聪明机警...嗝,才没有被你蒙混过去你个衰仔!扑街扑街扑街。嗝。”

他哀叹一声,一头扎进喻文州怀里崩溃着,“打嗝真的好烦,说话都不顺溜了。”

喻文州揉了揉怀里毛茸茸的脑袋,好笑地安慰时不时就猛跳一下的温暖身体。


04

黄少天决定把安静美男子的人设贯穿到底。

于是较晚开始训练的徐景熙宋晓对安静如鸡的训练室以及超低气压的黄少天表示了感受到的万分惊吓之后悄悄讲起了私话:“怎么回事?黄少和队长吵架啦?”

宋晓:“莫非昨晚夫妻生活不和谐?”

徐景熙:“...还是昨晚队长做太狠了到时黄少用嗓过度说不出话了?”

站在他们身后不远处的喻文州:...

喻文州:“咳咳。”

宋晓和徐景熙作鸟兽散。

然后他们惊奇地发现,黄少天面无表情的脸每隔两分钟就会扭曲一次,伴随着莫名的鬼畜和奇妙的声音。

这是什么骚操作?夜雨声烦的新招式要开始配肢体语言了?

郑轩好(chao)心(xiao)地(de)为他们解惑:“他打嗝一上午了,停不下来,不敢说话了。”

黄少天愤怒得脸色扭曲:“扑街啊你个痴线!嗝!”

在第n个嗝的出现打断了黄少天经过严密计算后精准的走位让他丧失了最后一个战胜叶修的绝佳机会之后,他把鼠标键盘往桌上一扔发出巨大的声响,坐在椅子上生闷气。然后是又一次的剧烈抽搐。

他开始拿头撞墙了。


05

喻文州挂掉电话从阳台走进训练室,发现大家都在搜索止嗝的偏方。

“少天,我妈妈说打嗝不止可以试试掐住中指,把手给我。”

黄少天乖乖伸出手,任凭喻文州修长而骨节分明的温暖手指扣上自己的掌心,包住自己左手的中指,微微用力掐住。

他感到自己的掌心微微有些湿润了。

有句话说得好啊,你永远不知道下一分钟和下一个嗝谁先来。

他继续着他的绝望,喻文州的眉头皱了起来。

徐景熙突然举起他的手机喊道:“黄少黄少,我这有看到止嗝的偏方,你要不要试试?”

黄少天有气无力的抬头:“准奏...”

徐景熙:“把一个纸袋罩在嘴上,呼吸几次...咱们训练室有保鲜膜吗去借一个来?”

东翻翻西找找后终于找到一个能用的保鲜膜,黄少天把它捂在脸上深呼吸,平静地吸气,呼气,吸气,“嗝。”

他暴躁得想杀人。

众人:……

宋晓连忙看向自己的手机,喊道“我还有我还有,额,往外扯自己的舌头,直到下一个嗝消失?”

众人:还有这种骚操作?

面面相觑。

黄少天:“好恶心啊,谁抓着我的舌头,你吗?手洗了没有,脏死了 嗝。这是什么鬼方法,我看你们就是想把我的舌头拔出来好让蓝雨少了垃圾话骚扰这一大招!说!你是不是微草派来的奸细 嗝!!!”

关键是你的垃圾话同时也在骚扰队友啊...

宋晓:“...这个伟大而艰巨的任务就交给队长吧,相信队长不会嫌弃你的!”

黄少天抬眼望了望面色平静的喻文州萎靡不振:“算了算了我还想保住我的舌头呢我可受不了不说话的日子嗝。”

徐景熙在他们斗嘴期间继续翻阅网络上那个看起来完全不靠谱的偏方。突然他脸色一变,表情像是看见了终极。再三思索后,他还是犹豫地开了口:“黄少,我觉得可能真的只有队长能救你了...”

黄少天&喻文州:???

“咳,那个...”徐景熙不自然地清了清嗓子,一字一句念道:“食指伸入患者肛门,以缓慢的圆周运动按摩直肠。患者打嗝的频率会立即减缓,30 秒内完全停止。”

黄少天:...

黄少天:都出去,我想静静。


06

最后还是喻文州拉着黄少天走出训练室回到了宿舍。

黄少天一脸惊恐:“队长你不会认真的吧?!我我我我还是纯洁的我不想被爆来止嗝啊啊啊啊啊啊 嗝。”

喻文州一脸好笑,“想什么呢,我刚刚问了我妈妈,她说还有一种方法可以试试止嗝,但我觉得在大家面前不太方便,所以带你回宿舍来试试。”

黄少天一脸好奇:“什么啊什么啊什么啊?”

喻文州不说话,突然用力扣住黄少天的腰把他压在门板上。低下头,脖颈相交,两额相抵,两个人绵长的气息缱绻而暧昧。

四目相交间,不知是谁先迷离了目光,喻文州的唇贴近了黄少天的脸颊,滑向他的唇侧,若即若离。黄少天顺从地闭目,两人依稀是亲吻的模样。

一秒,两秒...喻文州却像是被定了身一样没了下一步动作。

黄少天疑惑地睁眼,只见喻文州眼底盈满了笑意。他低笑着站直身体,“怎么样,不打嗝了吧。我妈说实在不行就试试吓一吓对方,百试百中。”

黄少天眼神复杂,突然身体猛地一颤,又打出一个声音夸张的嗝。只见他伸手拉住喻文州的脖子凑近自己,道:“看来队长的方法不大管用啊,我们来试试别的?”

侧头,精准地找到那双觊觎已久的唇。试探性地撬开对方的唇齿,舌尖刚刚侵入对方的领域便被强硬地逼退至自己口内。喻文州的舌尖扫过他的牙齿,温柔地轻轼他的上颔,惹得他一阵激灵。复而又卷住他的舌吮吸,不厌其烦地舔舐后便逐渐退出牙腔,细腻缱绻地纠缠唇瓣。

黄少天勾起唇角,任由喻文州有一下每一下的轻啄,笑得狡黠又无邪,“怎么样队长,还是我的接吻法比较管用吧?以后再打嗝就可以继续试啦~”

喻文州在他耳边低笑着吹了两口气,引得他一阵瑟缩,“以后少天再打嗝,我们就可以试一试小徐刚刚说的那个方法了。”

黄少天的身体猛地僵住。


窗大开着,夏日的微风卷着暖意微微拂开轻薄的窗幔。
阳景透过窗前茂盛的槐树跃入室内洒下满地斑驳的光晕,两道交缠的剪影在寂静而温柔缱绻的韶光中,拥住了自己的全世界。



fin.

碎碎念:都别笑啊 那个直肠按摩止嗝的方法是真!的!存!在!的!
关于最后黄少的嗝是真的还是装的~你们自己猜?_(:з」∠)_

评论(5)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