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陆六

杂食动物,花样爬墙。(佛系写手,更新随缘,热度皆空。若有评论,随时出嫁)

【瓶邪】病 最终章

*本章严重ooc ooc ooc
*全文be预警
*黎簇第一视角
*这章太难写的我的妈呀我整整写了一个晚上 从下午五点憋到现在简直憋死爹 发得着急可能会有错别字请包容一下我qwq当然也可以直接指出来!我看到了马上改! 数学还没刷完呢感觉自己没救了 我果然还是比较适合欢脱吐槽风嘤嘤嘤…
*好吧我知道看完结局你们应该会很想给我寄刀片 但是机智如我是不会留下地址的哈哈哈(仰天大笑) 然后 比起寄刀片 我更希望小天使们给我一个小心心qwq(住嘴吧ooc成这样还想要小心心?
*拉到最后有惊喜哦…ps蟹老板不是错别字orz



10



对于那天后来发生的事,在我脑子里已经像是一场黑白电影般的无声静默了。

我只记得所有饭菜上齐之后吴邪碗里的菜被胖老板堆的跟小山似的高,只记得胖老板东扯西扯满嘴跑火车之后小心翼翼地忽悠他去医院做个全身检查,只记得吴邪不断颤抖的身体和碎在地上四分五裂的碗,洁白的瓷砖泼上一抹鲜艳刺目的红,和大张哥面色巨变失态地一把抱起他就狂奔在大街上往医院方向跑时额角涌出的汗滴。



听觉像是沉在深海里某个不知名的鱼嘴里吐出来的泡泡,一路向上飘啊飘,然后在气压的压迫下越来越紧,越来越沉重,终于在露出水面的那一瞬——

我听见,鲜红的抢救中的灯光熄灭后,从里面走出来的医生疲惫地摘下口罩,面露愠色地说。





“病人家属?你们是怎么照顾人的,胃癌晚期的病患还敢让他吃米饭?”







“嘭”地一声轻响,正式宣告了最终结局。







11



趁着吴邪还在昏迷中没有行动力,我们赶紧给他做了个全身检查。



检查结果出来的时候,我看见胖老板的手死死捏着那张薄薄的化验单,满是肥肉的胖爪子青筋毕露,似乎要把它撕成粉碎丢进斗里去喂粽子,骇人得很。

张起灵无法抑制地红了眼眶,扬起脖子双目禁闭,再也没说过一句话。





鼻黏膜完全损伤,嗅觉丧失,重度神经衰弱,轻度抑郁倾向,胃癌晚期。

这是我出生以来见过内容最丰富的体检单。





原来他下山后失踪的那半年是因为身体的衰败再也不够支撑他竭尽全部气力所伪装的若无其事,所以躲在福建的某家医院做一期化疗;原来他每天都窝在椅子上补眠是因为重度的神经衰弱带来的折磨是整宿整宿都睡不着觉;原来他面对那桌鱼时的眼神是惊喜、悲伤与...遗憾,不愿意吃饭是因为胃里承受不住根本吃不下多少东西,何况什么美食在他嘴里都没有味道。我们吃饭是为了享受,他吃饭是不愿让张起灵担心,再者便是为了维持生命。

鼻黏膜是玩蛇的时候彻底弄坏的,医学上说引起胃病的一大部分原因是心情的长期抑郁,而他那庞大而奇诡的反击计划在他竭尽心力的反复推算之下几乎毫无破绽,可带来的后果是焦虑让他难以避免地患上了神经衰弱。





病床上他的脸色苍白得几乎要和雪色的床单融为一体,我看着床边平稳运转的心跳监测机里规律跳跃的曲线,和他因为呼吸而轻微起伏的身体,突然觉得,其实吴老板真的很不容易。





一股酸涩无法抑制地涌上鼻腔,我拼命想告诉自己,我想说黎簇,不要再为吴邪那个蛇精病担心了。不是都说祸害遗千年吗,就他那种给纯良高中生寄碎尸的行为还够他活个三五百年。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可是奔腾汹涌席卷而上的悲伤还是几乎将我没顶。







12



这一次吴邪躺了三天才勉强醒过来。



他睁开眼的那一瞬映入眼帘的便是一双漆黑的寂静的,但布满血丝的眸,在意识到他的清醒后泛起一丝波澜。

我看见他轻轻吐出一口气,依稀是一声叹息。





他毫无疑问地遭到了主治医师的一顿臭骂。

对于癌症晚期的病人而言,烟是绝对的违禁品。然而吴蛇精不仅抽了,而且量还不少。(后来我才知道他抽烟不仅是他在布置那奇诡的计划时遗留下来烟瘾,还因为烟在一定程度上能够止痛)虽然大张哥在发觉了他不似十年前的抽烟量后及时制止了这一自杀行为,还是没能阻挡更加严重的后果的发生。

在把吴邪哄回病房之后,胖老板和大张哥偷偷留在了医生的办公室,无法避免地问出了那个最残忍的问题。





“保守估计,还有半年吧。”

……





我并不是第一次直面死亡,在吴邪的疯狂行径中甚至被迫与碎成肉末的尸体有过不少亲密接触,在沙漠里的时候更是被一枪崩爆了一块脑骨跟死亡线玩了一次极速压线。但是对于吴邪的这个胃癌我是一直没有实感的,就好比我明明意识到明天就要期末考试了但我还在王者排位上分到半夜一样,没有危机感。我想大约是因为我从在沙漠里开始就没把他当成一个正常人来看吧。在我心底,能制造出这样庞大的计划的人,能够演算一切可能性的人,隐忍多年只为一朝绝地反击的疯子,早已超出了普通人的范畴太多太多。尽管我嘴上再不愿意承认,但他其实在我心里早就有了和大张哥相差无几的神坛地位。

太般配了。

除了吴邪,大概再也没有人配得上张起灵了。





可他只剩下半年。

何其可悲。







13



吴老板是再也不能碰米饭了。我每天老老实实地给他做一锅白粥——其实说是一锅,倒不如说是一壶。胃癌带来的折磨让他无法吃下多少东西,我已经习惯了他经常性的呕吐,通常是吃下去没多久就能原封不动地吐出来。不过第一次看他吐的时候还是把我吓个半死,我还以为我在粥里误放了什么毒,他能直接吐我一身把毒保持原样还给我。



——我以为我已经习惯。



所以,当我打开病房的门看到吴邪紧紧攥着大张哥的手趴在床边吐得浑身冒冷汗打寒战,整个身体蜷作一团虚靠在大张哥怀里时,我的脑子里一片空白。

保温壶里的粥还被我握在手上,他还没来得及吃些什么东西——所以吐出来的,大多是血。鲜艳的,刺目的,一部分喷溅在大张哥的和他的衣服上,更多的还挂在他的嘴角,为苍白无色的病容上平添几分妖冶。



“叫人!”大张哥面染几分急切。

我慌慌张张跑出去,手里的东西落了一地还不自知。





焦急和不知所措间,随我赶回病房的护士已经机械地给他推了一剂镇痛剂。病痛似乎有些缓和了,他紧皱的眉头逐渐松散,在大张哥的安抚下沉沉睡去。

木然呆立了一会儿,我才恍恍然拿了拖把清理残局。



怎么就成了这样呢。我试图拖去那满地的红,但似乎只是无谓地扩大了它的生存范围。丝丝缕缕地向四周扩散着,像是一涌而上的情绪蔓延上来。

…怎么会是这样的尾声。

像是拿错了剧本,本应是历尽千险遭受万般磨难后终于浴血重生攀上人生巅峰从此幸福安康流传千古迎(jia)娶(gao)白(leng)富(nan)美(shen),却在打完boss完成愿望的一瞬一切戛然而止,从人生赢家的设定中抽身而出,直接进入苦情韩剧男主的结局副本里同归于尽。

造化弄人。





没多少时日,蟹老板和秀秀姐等若干人收到消息后也扔下手中诸多琐事遑遑赶到。

他们关起房门谈了很久,具体说了些什么我也没去听。只是他们出来的时候秀秀姐趴在蟹老板肩上眼眶湿润一个劲儿叹气,蟹老板也面色沉沉透着一股颓然的灰败——和胖老板那天一样阴沉无言。





再后来,我的暑假结束了。我懵懵懂懂回到大学之后只能偶尔刷到一些吴邪的近况。病情似乎有所好转,大张哥带他去了很多地方,无关下斗,只是享受他向往——甚至可以说拼尽半世努力都求而不得的单纯的安宁景象。

他们好像还去了雨村,那个传说中常年下雨的宁静村落。据说胖老板还客串了几天村支书,似模似样地寻了一处条件相当不错的房子准备买着住下,弄来几只鸡就要开个淘宝店卖土产品过活。

我当然知道他们是为了给吴邪留下一个好的念想,更希望他能像电视剧里一样从此心里充满希望求生欲望战胜病魔重新好转创造一个大家都心知肚明不会发生的奇迹。他们都不是会认命的人,总要撑到一切尘归尘土归土才肯罢休。

但这也是我们所有人的奢望。一个不可及的奢望。







14



再次见到吴邪的时候,已经是在他的葬礼上。

他还是走了,在苟延残喘地硬撑了八个月之后,没能熬过突然汹涌加重的反扑。

听胖老板说,那天下午他们正在准备端午节的粽子。吴邪难得精神好了许多,斜躺在沙发上有一句没一句地嘲笑他包的粽子,还亲手包了一个更丑的——歪歪扭扭,荷叶也拢不顺,糯米总会沿着缝隙倔强地渗透出来,因为他使不上多少力气。

他们还在斗嘴,还在争论端午到底是吃甜粽还是咸粽。胖老板作为一个地道的北京人当然选的是甜粽,而吴邪代表的咸粽队在大张哥的无条件支持下自然赢得了最终胜利,气得胖老板直跳脚。

只可惜他再也没机会吃到他亲手包的那个粽子。

——当天夜里,他被仓促送到医院的路上就已经说不出话了。凌晨三点零五,因抢救无效死亡。





葬礼这天天气不太好,一直阴阴沉沉的。我带了一把黑色的伞,因为天气预报上说会下雨。但又一直下不下来,压抑得人难受得紧。

我看着前面胖老板一夜间佝偻了许多的背影,和大张哥重归淡漠,与世界了无挂念和联系的眼神,突然想起某天在病房外不小心听到的吴邪和胖子的谈话。





“……等我走了之后,我那些财产都留给我爸妈,盘口就转三分之二给小花当结婚贺礼吧。剩下那三分之一伙计好管一些的就留给你,里头还有一部分没处理的龙脊背。这么多年兄弟,没怎么认真谢过你,以后怕是没机会了,胖子。下辈子还当兄弟。”

我听见胖老板的声音好一会儿才哽着响起:“咱兄弟那么多年,不说客套话。”

“还有…我西湖那间铺子就留给小哥。还有长沙那套小别墅,里头的所有东西一并留给他。但是我的笔记在我死后尽快处理掉,他那莫名其妙的失忆症保不准什么时候会发作,那天他又格盘了,就让他当个普通人,找个清白的姑娘老老实实过下去,别让他翻到些不该看的顺藤摸瓜给想起来了。你就告诉他你是他远方表叔,那些财产是他养父留给他的遗产。嘿嘿,到时候咱俩还能占他一票便宜。但是千万看着他,别让他再下斗了。”

吴邪想了想,叹了口气:“还是算了,你就说那些都是你的财产。不用跟他提起我的名字了。想不起来也好。”

“……别说了天真,咱有的是钱,是这医院太破了,胖爷找阿花商量商量给你换家牛逼点的医院肯定能治好!你……”

“我已经没有时间了,胖子。”他似乎是笑了笑,“我这辈子到这儿也就到头了,这是我的命。”





他费劲心力结束了汪家千百年来对这个世界的影响,却依然逃不过他自己的命运。

他这辈子,前半世安稳幸福顺心如意,后半生跌宕起伏颠沛流离。十年饮冰,几乎倾尽了他个人所有的一切。他要给张起灵一个家。

即使那个家里,没有他。






有什么东西滑过我的脸。我一愣,抬头看看,是细密的雨丝终于落下来了。

很快,雨丝就变成了水滴,沉沉地砸了下来。我右手握着伞,却没撑开。

有路人边举着背包挡在头上狂奔着寻找躲雨的地方边一脸怪异地盯着我看。我想扯动嘴角笑一笑,可惜没成功。

嘿,别看了。我只是有点难过。





雨终于从眼框奔涌而出。







作者碎碎念:我发现我真的是个三分钟热度的人……前三章写了两天就九千多了,第四章零零碎碎写了好久还是等到最后才勉强动笔结局……所以像我这种人千万不能开长篇!不然绝对是有生之年系列……
今年的高考结束啦……就意味着我已经是个高三的宝宝了(哭哭)所以接下来如果写东西更新时间会极其不稳定,有脑洞有时间就写,没有就只能搁着了……
btw,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 新的虐文我已经有构思了呢 484很期待~(顶锅盖跑)
我也想写小甜饼啊……没有梗可怎么办呢我也很绝望啊……

评论(15)

热度(92)